湖北日報訊 記者 安生永 張倩倩
  12月9日,在光谷軟件園一座普通的寫字樓里,鄂西圈恆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悄然掛牌。
  兩個股東的身份讓人頗感興趣——湖北省鄂西生態文化旅游圈投資有限公司(簡稱鄂旅投公司),省屬國企,占股51%;深圳市硅谷天堂武科創投資管理有限合伙企業,知名民營資產管理公司,占股49%。
  鄂旅投公司董事長馬清明說:“雙方的合作不是靠行政力量推動,而是市場行為,這是一場自由戀愛。”
  據瞭解,從2009年成立至今,鄂旅投公司成功主導了近30場與民企的聯姻,都是市場當“紅娘”。
  靈活多樣的股權組合
  鄂旅投公司有著與生俱來的混合血統。2009年,省委、省政府成立這個投資平臺,就創新地採用了政企結合的股份制模式,由省政府控股,其他股東既有地方政府,也有央企和省屬國企。
  不過,這個平臺裡面還沒有民企的基因。馬清明說,民企規模相對較小,難以撬動大的資本,加上政策障礙短期內難以突破,公司選擇了由易到難,循序漸進的改革路徑,從二級、三級平臺先行先試。
  可新的問題又來了。不少人認為,國企是老大哥,跟民企合作,股份當然要占大頭。鄂旅投公司跳出這一思維,遵循市場規律,靈活機動操作。對實力強的民企,鄂旅投公司把控股權放手交給對方。
  鄂旅投公司成立初期,就與宜昌交運合作,當時股份僅占10%,但看中了該公司的巨大市場潛力,甘當配角,堅持參股經營,2011年該公司成功上市,釋放出巨大市場潛力。
  今年1月,鄂旅投公司與北京山水盛典合資成立楚天山水公司,就是由具有專業策劃、規劃實力的北京山水盛典占股65%,掌握了控股權。
  鄂旅投公司總經理劉俊剛介紹,公司已培育了30多個市場主體,大部分都有民企背景。在投資體系中,既有獨資公司,又有控股、參股公司,既有國企與民企的聯姻,也有國企、地方政府、民企的組合。
  誰內行誰當家
  國企和民企的體制、文化差別巨大,這是雙方合作的一道鴻溝。
  鄂旅投公司有過教訓。他們曾與江蘇一民營企業合作發展苗木產業,並控股主導經營。由於缺乏經驗,日常運作過程中體制機制上的碰撞很多,矛盾越來越大,很短時間就不得不“分手”。
  馬清明介紹,民企在招標、採購、稅收、獎懲等方面的操作更靈活,而國企必須嚴格遵守程序,這是雙方摩擦最多的地方。
  跨過這道鴻溝,就要挑戰傳統模式。過去是誰控股、誰主導,控股方過多干預公司運轉,矛盾由此產生。鄂旅投公司確立了新的管理模式——誰有市場地位,誰主導,誰內行,誰當家。由鄂旅投公司對控股公司派出董事長,進行宏觀掌控,民企派出總經理,具體操盤。“雖然我們不控股,但享有充分的經營自主權,這讓我們合作的信心更足。”人信地產公司董事楊明才說。12月初,兩個公司再度攜手進行深度合作,將在恩施聯合開發農產品加工園項目。
  戰略合作不搞“拉郎配”
  如何找到合適的戰略合作伙伴?鄂旅投公司也有心得,前提是不搞“拉郎配”,一看對方的經濟實力,二看對方的主業是否與公司發展戰略相符,三看對方是否有責任感和誠信度。
  今年,公司決定挺進鄂東,融入武漢,開闢新型城鎮化板塊,並拿到了洪山區舊城改造項目,首期位於街道口片區,占地209畝,投資60多億元。考慮到地產開發經驗欠缺,試圖尋求與民營地產企業合作。此時,湖北人信地產公司也在謀求從商業地產向文化旅游轉型。共同的市場需求,把雙方拉到談判桌前。
  人信地產公司董事長李曉明談起合作,戲稱是“瞌睡遇到了枕頭”。儘管你有情、我有意,但雙方對合作仍十分謹慎。達成合作前,雙方曾各派5人組成考察團到對方公司進行詳細考察。
  國企有資源,有實力,但講求規範,程序複雜,民營企業缺資源,缺平臺,但機制靈活,決策高效。劉俊剛表示,國企實力與民企活力的有效嫁接,激活了企業發展的正能量。
  公司資產已經從5年前成立之初的20億元,發展到近200億元,產業形態由單一的旅游業拓展到文化旅游、生態農業、新型城鎮化、金融業務四大產業板塊,產權結構更加合理,現代企業制度日臻完善。
  民企也從中收穫頗多。楊明才說,通過混合所有制經濟平臺的碰撞與融合,在管理體制上,民企幫助國企去“行政化”,國企幫助民企去“家族化”,相互取長補短,最終是雙贏局面。
  (原標題:聯姻)
創作者介紹

8 小時

fgmmgoklxusn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